胡適的改行

作者: 阮一峰

日期:2007年2月13日

胡適1910年去美國康奈爾大學留學,學的是農科,專門研究蘋果----康奈爾大學所在的紐約州盛產蘋果----將來畢業以后,就是果樹博士。

可是,胡適覺得這個專業不好,想換個專業。他在自傳里說:

我勉力學農,是否已鑄成大錯呢?

我對這些課程基本上是沒有興趣;而我早年所學,對這些課程也派不到絲毫用場;它與我自信有天分有興趣的各方面,也背道而馳。……

我那時很年輕,記憶力又好。考試前夕,努力學習,我對這些蘋果還是可以勉強分類和應付考試的;但是我深知考試之后,不出三兩天----至多一周,我會把那些當時有四百多種蘋果的分類,還是要忘記得一干二凈。我們中國,實際也沒有這么多種蘋果,所以我認為學農實在是違背了我個人的興趣。勉強去學,對我說來實在是浪費,甚至愚蠢。

因此,胡適在學習了三個學期的蘋果以后,決定去改學哲學了。

后來的歷史證明,他改行改得太正確了,中國因此多了一個了不起的大學者。他要是一直在學蘋果,絕不會有這樣大的成就。胡適本人對這段歷史也相當得意,作為自己人生的一大寶貴經驗,到處宣揚:

因此我后來在公開講演中,便時時告誡青年,勸他們對他們自己的學習前途的選擇,千萬不要以社會時尚或社會國家之需要為標準。他們應該以他們自己的興趣和稟賦,作為選科的標準才是正確的。

希望青年朋友們,接受我經驗得來的這個教訓,不要問爸爸要你學什么,媽媽要你學什么,愛人要你學什么。要問自己性情所近、能力所能做的去學。這個標準很重要,社會所需要的標準是次要的。

胡適自傳的翻譯者唐德剛(胡適原文是英語),翻譯到這里,加了一段注解:

我認為他這段話”個人主義色彩太重“,”浪漫主義色彩太重“,對社會國家的需要和貢獻”不實際“!因為胡適之所說的只是”胡適“的經驗。”胡適的經驗“不適合----也不可能適合一般”中學生“。

胡適是個”大學者“、”大使“、”大文豪“……總之是個大”有成就“的人。可是這個世界里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,都可說是”沒有成就“的普通人,因而這個美好的世界原是我輩”沒有成就“的人的世界;”有成就的人“是極少極少的”少數民族“。所以我們的教育----尤其是中學教育,是應該教育一個人怎樣做個”沒有成就“的普通人,一個平民,一個光頭老百姓。

做個光頭老百姓最重要的條件是做個正正派派、有正當職業、養家活口、快快活活……當兵納稅的好公民。但是”正當職業“不是完全受個人興趣指揮的,它要以社會、國家和團體的需要而定。”中學生“之中,文才橫溢的”小魯迅“真是千千萬萬;但是社會上對”魯迅“的需要量便遠不如對”會計師“、”繪圖員“、”水喉工“等等的需要量大。如果一個”中學生“聽了胡適的話,此生薄會計師而不為,非”魯迅“不做,豈不是誤人誤己?為此他的”爸爸“、”媽媽“、”愛人“勸他視社會的需要,做實際一點的”擇業“,難道還不是逆耳的忠言嗎?

再者在今日發展中的社會里,有高度詩人氣質的天才,未始就不能做個有訓練的會計師。做個會計師,一天八小時之后,行有余力,仍可大做其詩,為什么一定要做”詩人“才能做詩呢?

總之,胡適之先生那一輩的老知識分子,頭腦里始終未能擺脫科舉時代的舊觀念。受教育的人一定要出人頭地,一定要錐處囊中。他們不甘心做個普通人。但是在一個已發展的社會里,九年國教,人人可受,誰非知識分子呢?如果每個知識分子都要”立志“發展天才去做李白、杜甫、畢加索、胡適、愛因斯坦,那么這世界還成個什么世界呢?

唐德剛的意思是,胡適是有天才的,所以他可以改行。但是,不是每個人都有天才,因此胡適的經驗不能推廣。況且,社會對胡適那樣大學者的需求量其實是很少的,所以這條路的風險很大。總之,年輕的學生改行的時候一定要慎重,做個果樹專家,將來可以有穩定的工作,有何不好!

最后生成于 2018-7-9 07:41:57

上海时时乐彩经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