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不起的蓋茨比

作者: 阮一峰

日期:2005年4月1日

去年冬天,我立志要讀完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,沒有實現。

現在,我打算繼續往下讀。一打開小說,就看見那首題詩。

紅帽子,白帽子,藍帽子
然后換上金帽子,如果這樣可以讓她高興;
如果你跳得很高,那就為她再跳一次,
直到她大聲喊“親愛的愛人,戴著金帽子、跳得高高的愛人,
我一定要擁有你!”

-- 托馬斯.帕克.丹維里埃

這首詩我早就看過,但沒深想。今天一連讀了好幾遍,越讀越不是滋味,心中異常難過。

小說中,蓋茨比一心追求戴茜,不惜為她做出各種各樣的犧牲。但是戴茜是一個自私自利、追求浮華和享受的女子,她雖然美麗,雖然被蓋茨比的苦心感動,但實際上卻并不珍惜他的愛。蓋茨比也知道這一點,但卻不能停止愛她,停止為她做出犧牲,最后終于為這場錯誤的愛情賠上了性命。

就像小說中說的:

“戴茜遠不如他的夢想----并不是由于她本人的過錯,而是由于他的幻夢有巨大的活力。他的幻夢超越了她,超越了一切。他以一種創造性的熱情投入了這個幻夢,不斷地添枝加葉,用飄來的每一根絢麗的羽毛加以綴飾。再多的激情或活力都趕不上一個人陰凄凄的心里所能集聚的情思。”(巫寧坤譯)

蓋茨比實際上是死于一廂情愿的想象。他明知戴茜愛慕虛榮,不是他想象中的女神,但是仍然不能抑制自己的感情。他愛的是自己的幻夢,戴茜只是那個幻夢的化身,結果越陷越深,直到喪命。

蓋茨比的生命是被幻夢驅動的。真正的藝術家大多是這種人,他們的作品就是發泄感情的一種方式。可惜大多數時候,這種感情都是白白付出的。我想蓋茨比死后,給他另一次選擇的機會,他還是會選擇去追求戴茜。這就像一首歌里唱得:“我對你仍有愛意,我對自己無能為力。”

小說作者菲茨杰拉德也是這種人,費盡周折才把老婆塞爾達娶到手。雖然,塞爾達是個美麗的才女,但是和小說中的戴茜一樣,也喜歡浮華和揮霍的生活。他一方面努力維持婚姻,滿足愛妻,另一方面因為沒有這種經濟實力,深感苦惱,在酒精里越陷越深,無力自拔。這最終造成了他的早逝。可以說,他也是死于癡情。

菲茨杰拉德了解這一點,但是無法抑制地愛著塞爾達,所以在上面這首詩里說,既然已經跳了,不妨就為她再跳一次,直到她大聲喊“親愛的愛人,戴著金帽子,跳得高高的愛人,我一定要擁有你!”

最后生成于 2018-7-9 07:41:55

上海时时乐彩经网